露普露本命.是个变态.好文多磨B).🇩🇪

感谢你的阅读。=)
Vielen Danke für Ihre Aufmerksamkeit =)

APH/Jojo/UT/谜岚烟和基萌Markplier实况的独立恐怖解谜相关类型游戏

不要看我的简介了,快去看jojo!10月黄金之风TV化!

莫向窗前种竹,先生要看西山。

(主站主要是雪兔二人,微量猹羊XD)

这是个让人提不起精神的春日,阴天,有点冷,懒懒涌动的河水中残冰半沉半浮,青年的红眼睛也半睁半闭。

 

他趴在栏杆边上。胸腔中蠕动着熟悉的痛楚,有点麻痹又有点舒服,那是侵袭他无数次的疼痛,好像血液中裹挟了冰锋利的棱角,随着脉搏一下下划伤心房的内壁。但是追究起来,让血冻起来或是沸腾起来都只能他自己做到。

 

基尔伯特把脸埋进臂弯,有点不耐地等待潮退。好像有人过来问他需不需要帮助。他含糊地回答不用。每次他们意.识.体的检验报告都会吓倒医生,虽然west还是会拖他去。有些伤口是治不好的,那是所有人的伤口,根本没法愈合。

 

他感谢那老头的关心,摇摇晃晃地走到桥尽头的长椅上,撑着头。每当伊万和他结束糟糕的性.事,他的心脏就会在死压在双肩上的重量中发痛。跟着一身的淤青,心肌在缺氧中拧紧,被拼命挤压出最后一滴血液的刺痛;窒息和疲劳麻醉了脑子,视野发黑,唯独重量越来越难以支撑,直到压碎他。

 

......

 

得了吧,烫了他手指的烟头被弹开了。又浪费一根烟,基尔伯特把余烬碾灭,这种可悲的烟霾还将要淹没他上万次,上亿次,而他无法可想,无法可做。


评论(1)
热度(33)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