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普露本命.是个变态.好文多磨B).🇩🇪

🇩🇪🇷🇺

感谢你的阅读。=)
Vielen Danke für Ihre Aufmerksamkeit =)

他们俩的荒野。

(主站主要是雪兔二人)

APH/Jojo/UT/谜岚烟和基萌Markplier实况的独立恐怖解谜相关类型游戏

HistoricalPics:



“25年的反法西斯壁垒”—— 1986年8月13日,东德,庆祝柏林墙建成25周年。


墓地门口。伊万这次没买到向日葵。普通的各色万寿菊随步伐摇晃。

“嘿。”
“嘿。”

他和晨跑过来的基尔伯特打了个招呼。“你怎么把墓地划进晨跑路线了?”

“怎么不好。空气清新,路面平坦。也不打扰谁,更不违法。话说你这次来看谁啊蠢熊?”

伊万突然吐不出来喉咙里那个名字。“拉……卡……不对不对…………算了,是个小基尔不认识的家伙。可能是普通人。我回去翻翻书翻翻日记。突然一瞬间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蠢熊。”基尔伯特笑他。
“你也好不到哪儿去。连救了自己的新兵的名字都想不起。”伊万回以嘲讽。

但是仍要致以敬意。基尔伯特陪着他在墓前放下花束。灰色的大理石面光光生生,没有姓名。

“到底谁啊?干了啥?罪人?被冤枉被玷污
的圣人?...

🐶

.是蘇東,家暴警告

他用力推开地下室的铁门。走近。

水盆里的水一点没少。

应该是爬不动了,基尔伯特拖了几步还是没够到水盆。他的脸完全贴在地面上,伊万连他死活都看不清。

他走过去,抓起基尔伯特的头发拎起来看他。一张几乎浮肿苍白的脸。一张类似于死尸的脸。

伊万不急。时间还是充足。他放手站起来,走到基尔伯特腹部的位置,脚尖一点把囚人侧放。他不急。他像电影镜头慢放那样,一脚又一脚,使劲殴踢基尔伯特的肚子。他本来期待基尔伯特能发出被踢的狗那样细碎哀伤的呜咽声,但是基尔伯特一声不吭。没死,还能看见那抹红。不踢了。他累了。基尔伯特嘴角流出一点泡沫。

“小基尔,你为什么不喝水呢?我在战壕中渴到发疯,但是一步不敢出去。河明...

「露普」安全带

基尔伯特在副驾上迷迷糊糊地醒来,把涌到喉头的一口胃液勉强咽回去。在安全带下压着的旧鞭伤隐隐作痛。钝痛。他解开锁扣。高速路旁的高高街灯无限延伸,漆黑的夜空下他们如同行驶在巨兽内部,沿着苍白的脊骨一节节追溯下去。

本大爷没喝酒啊。还是醉得真的断片了。

他扯开衣领,伸手去摸伤口。满身是汗。伤口滚烫。一阵心烦让他直接抓破了痂,指间摸到黏糊糊不知是淋巴液还是血的液体。

伊万专心开车。他把左手拿出来,扫一眼车速表。看不清楚,但车开得飞快。记起来了,没喝酒。反而是蠢熊喝了一口。真可怕。

“去应急车道。换本大爷开。”
“别急。等下一个休息站我和基尔换。”

他狠狠皱起眉。倒不是抢车开,他想猛刹几脚让伊万也吃吃苦头。那些灯光...

1 / 136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