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渴/雪兔本命/嗜痂成癖/好文多磨B)/🇩🇪

Thanks for your attention.=)

莫向窗前种竹,先生要看西山。

墨染残暮_消失期:

一个关于贝加尔湖的脑洞。国设还是非国设看个人理解。




 


  “……好久不见,伊万。”他吐出一口白气。


  对方的目光投向他身后远方的碧空。天际澄澈得像贝加尔湖的水,清冷,明净,深邃。


  雪逐渐消融。冷水嘀嗒一声砸进湖水,逃遁无踪。


  “好久不见,基尔伯特。”他终于回转目光对上基尔伯特的眸子,微笑。


  那是一个克制而疏离的,淡漠一如这初春的微笑,不再像个孩子般放肆而亲昵,不再缠绵缱绻难以摆脱。 


  基尔伯特忽然就记起那年伊万带他来看贝加尔湖,那年暮春湖水刚刚融开,天气晴朗,却还很冷,像今天一样。


  


  “如果把尸体扔进湖里的话,贝加尔钩虾会迅速分食掉肌肉脂肪等等有机质,沉底的只剩一具白骨,湖水的自净能力又很强,一切都是干净清澈的。”伊万蹲在岸边用食指搅动湖水,水很冷,冻得他指尖发麻。“基尔,我要是死了的话,就把我丢进湖里吧。这儿太美了,你不觉得吗?”


  那时基尔伯特笑着,狠狠敲了他一记爆栗:“少在这儿胡说八道,被别人看见本大爷抛尸湖心之后的麻烦事你来处理?而且万一本大爷死得比你早怎么办?”


  伊万冲他狡黠地眨眨眼。


  “那就是你的事情了。”


 


  那之后,沧海桑田,不复从前。




  基尔伯特又呼出一口白气。


  “你死之后……”


  “那只是个玩笑,忘了它吧。”


  基尔伯特冲他点点头。


  “好。”


  然后他擦过伊万的肩,离开了。


 


Fin.

评论
热度 ( 18 )
  1. 墨染残暮_消失期 转载了此文字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