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普露本命.是个变态.好文多磨B).🇩🇪

🇩🇪🇷🇺

感谢你的阅读。=)
Vielen Danke für Ihre Aufmerksamkeit =)

他们俩的荒野。

(主站主要是雪兔二人)

APH/Jojo/UT/谜岚烟和基萌Markplier实况的独立恐怖解谜相关类型游戏

墓地门口。伊万这次没买到向日葵。普通的各色万寿菊随步伐摇晃。

“嘿。”
“嘿。”

他和晨跑过来的基尔伯特打了个招呼。“你怎么把墓地划进晨跑路线了?”

“怎么不好。空气清新,路面平坦。也不打扰谁,更不违法。话说你这次来看谁啊蠢熊?”

伊万突然吐不出来喉咙里那个名字。“拉……卡……不对不对…………算了,是个小基尔不认识的家伙。可能是普通人。我回去翻翻书翻翻日记。突然一瞬间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蠢熊。”基尔伯特笑他。
“你也好不到哪儿去。连救了自己的新兵的名字都想不起。”伊万回以嘲讽。

但是仍要致以敬意。基尔伯特陪着他在墓前放下花束。灰色的大理石面光光生生,没有姓名。

“到底谁啊?干了啥?罪人?被冤枉被玷污
的圣人?...

🐶

.是蘇東,家暴警告

他用力推开地下室的铁门。走近。

水盆里的水一点没少。

应该是爬不动了,基尔伯特拖了几步还是没够到水盆。他的脸完全贴在地面上,伊万连他死活都看不清。

他走过去,抓起基尔伯特的头发拎起来看他。一张几乎浮肿苍白的脸。一张类似于死尸的脸。

伊万不急。时间还是充足。他放手站起来,走到基尔伯特腹部的位置,脚尖一点把囚人侧放。他不急。他像电影镜头慢放那样,一脚又一脚,使劲殴踢基尔伯特的肚子。他本来期待基尔伯特能发出被踢的狗那样细碎哀伤的呜咽声,但是基尔伯特一声不吭。没死,还能看见那抹红。不踢了。他累了。基尔伯特嘴角流出一点泡沫。

“小基尔,你为什么不喝水呢?我在战壕中渴到发疯,但是一步不敢出去。河明...

「露普」安全带

基尔伯特在副驾上迷迷糊糊地醒来,把涌到喉头的一口胃液勉强咽回去。在安全带下压着的旧鞭伤隐隐作痛。钝痛。他解开锁扣。高速路旁的高高街灯无限延伸,漆黑的夜空下他们如同行驶在巨兽内部,沿着苍白的脊骨一节节追溯下去。

本大爷没喝酒啊。还是醉得真的断片了。

他扯开衣领,伸手去摸伤口。满身是汗。伤口滚烫。一阵心烦让他直接抓破了痂,指间摸到黏糊糊不知是淋巴液还是血的液体。

伊万专心开车。他把左手拿出来,扫一眼车速表。看不清楚,但车开得飞快。记起来了,没喝酒。反而是蠢熊喝了一口。真可怕。

“去应急车道。换本大爷开。”
“别急。等下一个休息站我和基尔换。”

他狠狠皱起眉。倒不是抢车开,他想猛刹几脚让伊万也吃吃苦头。那些灯光...

Die Zone   地质带



他俩去远足。林深,坡陡,水响。


实际上这片山林已经深到恐怖。鸟的振翅声,叫声,有什么在枝叶间跳荡的动静,狗叫,一切似乎都抱有敌意。水汽渗入鞋子里。



海拔三千米上下。


难免有自己朽烂倾倒的大树,和滑坡暴雨后从植被中裸露的棕色土壤。其中夹杂着的树干就像骸骨。


基尔伯特靠近滑坡后的壁面。“你看,甚至能发现从中暴露出的古生物化石。这块是珊瑚虫的。”他抚摸着它们。“地质带啊。”



“什么?”伊万问他。这条河太响,说话费力。



“这块是珊瑚虫!!”



地质带吗。伊万闭眼。想象千万年一层...

诡异物品寄存处:

音乐节,激烈的拥吻,闷响,共振,重金属,哭泣,流泪,嚎叫,心的碰撞

人太多普看不到舞台,直接跨坐在露肩上

露:你坐稳,你坐稳

普:(欢呼)

露:这TM又是哪门子小众乐队

普:听——不——清——

露:(最大音量)救命啊

普:你不懂!老古董!呜嗷噢噢噢哦哦哦哦噢噢噢哦哦哦哦噢噢噢哦哦——

露:(绝望的眼神,心脏快要爆炸)

但是他还是勉强听了几首(灌)

玩得high了普会主动狂吻他,舌头伸得很深,在挤挤挨挨吵得要炸的人群中

所以他才会答应来。

在吼得声嘶力竭大汗淋漓的时刻,在黄昏变成夜晚的永恒循环的时刻,在漫天星辰因此而往下坠落降临到他们身边的时刻,在澎湃的人声冲击中两人作为人类的干涸的心拉扯和皱...

1 / 55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