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渴.雪兔本命.嗜痂成癖.好文多磨B)🇩🇪

Vielen Danke für Ihre Aufmerksamkeit .=)

莫向窗前种竹,先生要看西山。

关于猫的梦



最近沉迷老洛,接下来会连续几篇都沿用他的气氛和世界观w不过爱手艺先生也算是找到了一个套路,因为我印象深刻的一个噩梦也是这样,哪怕那时我还没有接触克苏鲁相关。人类只剩下恐惧和求生欲是相通的。让我写一写它吧。

「我一个人独居,类似单身公寓,正窝在床上看书,手机突然收到一条彩信。那是一张模糊的照片,肉色和深黑色交织融汇,像是无数张人脸被击碎揉烂了摊在屏幕上,哪怕梦中我都知道这其实是不可侵犯之物……手指迅速下拉,显示出一句话:“我在门口等你。”

我的畏惧感并不强烈,只是溜下床前去开门,门口只有一个纸箱。在打开它以前我犹豫了,但是打开后里面只是一只黑白花奶牛斑纹的小猫。小猫咪咪叫着,我把温驯的它抱起来,十分庆幸自己打开门。
喂猫粮,铲猫砂,撸猫,一切都非常轻松和熟稔。我在现实中没有养过猫。不过在梦中也有黑夜,它就睡在我的枕边,尾巴拂得我鼻子痒痒的。

再'醒来'时一睁眼即是混沌和恶毒,那片粘稠蠕动的肉色和深黑,这近似旧日支配者的一员(现在看来)的存在在我面前逗留了一会儿,我看着那些颜色像沙画工艺品里的沙子一样流动,心中只剩下惊愕,伴随着耳边的绵延的嘟囔,谰语和诅咒,还有沉声咆哮,那是能剥夺一个人生存的低吟,因为哪怕呼吸这种基本反射都需要脑干或脊髓控制,而那些咕哝是会侵蚀掉所有“控制权”的。那全是人声,最精炼最纯正的恶意。
一瞬间它就不见了。

同时,我清晰的知道,“这东西”就是那只温顺柔软的黑白小猫。

我起身,那抹黑白窜了出去,我追到门口就失了踪影。心里有点遗憾的同时手机又响了起来,这次是条短信:“我没有骗你吧?”

我真正的醒了。」

……再次重温也是惊悸不已,但我还得感叹一句老洛的文笔。哪怕是描写不可名状之物也不只需要想象力和噩梦,还需要仔细抉择词句,把握节奏,而且那些学者调查员还在解密,读者在全神贯注拼凑线索时才能一边感觉到挑战性,敌意,宏大和难以承受的好奇心,明知道路尽头只有黑暗。那是个无底洞。

所以我的文笔不能像老洛一样呈现出这个梦的真正可怖之处:无知。这很遗憾,但我想我做好了去探究的觉悟……哪怕很多调查员在古神或眷属附近崩溃而逃,我还是想要在逃跑中回望,哪怕会陷入疯狂。

可惜啊,好题材。

你询问这些的真实性的话我只能摇摇头,反正我写几句就丢开手机看个笑话,再强忍着写下去。不管编没编,写这个都是件辛苦的事。

如果能画出来就好了哇。

评论
热度 ( 3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