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渴/雪兔本命/嗜痂成癖/好文多磨B)/🇩🇪

Thanks for your attention.=)

莫向窗前种竹,先生要看西山。

【雪兔组】未归

啊♂

elub:

在群里dalao的互相滋瓷下写个久违的雪兔  @优质雪兔培育所


字数要求1K+,国设两人最后没在一起,于是我就压着1K写了,然而dalao们写的又多又好,划水的我惭愧地低下了头颅……






基尔伯特没能在第一眼把伊万认出来。


他们坐在宽敞的大厅里,阿尔弗雷德承办了这次会议,大厅里的灯光耀眼地有些过头。基尔伯特在去路德维希座位的路途上拐了个弯,沿着相反的方向走过去,伊万坐在过道尽头,灯光在离他最远的地方,但基尔伯特仍然清楚地看到他神情淡然自若,不卑不亢。


“嘿。”他酝酿了一路终于开口,伊万便飞快地抬起头看他。


“你好。”他停顿了一下,“我还是叫你基尔伯特吧。基尔伯特,请坐。”


他坐下来,没接话,开始玩主办方准备好的笔,伊万没看他,边写边说着:


“真没想到你还能跟我打招呼。”


“那怎么会没想到。”


“说起来你第一次跟我打招呼,还是我求你的。我之前还在想,是不是以后就算我求你也不会给我打招呼了呢?”


基尔伯特手上的笔差点掉了,“都多久的事儿了,你居然还记得,我都给忘了。”


他说的当然是假话。尽管淡定自若地说谎是早该练就的本领,可眼下他手上的笔还是慢了下来。


开始的缘由他记不太清——很多事情都是无端而起的。他只是记得那时候伊万的个子比起现在要低许多,脸上也不是这样波澜不惊,心里想的事情都放在面上,鼓起来的脸好像等着人一眼戳破似的。


基尔伯特说东欧人长得大多相似,无论他们起了个多么难听的名字,而伊万正好相反,他的脸比名字难记的多。此刻他就坐在伊万旁边,却还是没法在不看他的时候很清晰地回想起他的脸。


“你的笔掉了。”伊万用他的笔敲了敲桌子,他这才回过神来。


“吓我一跳,你要提醒人也换个方式。”他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以前你可不是这样的。”


“以前什么?”


伊万转过头来看他,表情还是毫无起伏。他突然感觉有一种使命感一样地东西涌了上来,于是把凳子摆向伊万的位置,掰着手指一个字一个字地给他说:


“你以前可不用这种钢笔,这是美/国货,你连我都不准用,路德维希偷偷给我的那一盒,都被你扔完了……你真是可恶,为什么我藏在那种地方你都能发现?”


“你不擅长藏东西,也不擅长撒谎。”


“还有,你讨厌这种地方,你说灯光太亮是有名无实的象征。”


“我可能说过吧。”


“你是说过,我不可能记错。”


“还有吗?”


“还有……还有你以前也不是这种表情。”


对我可不是。他把最后那几个字咽下去没说出来。


“你说的那时候,我还叫你DDR同志呢。”伊万突然笑了,基尔伯特一怔,感觉一股寒意自上而下地窜起来。仿佛看透了他的不安似的,对方抱歉似的换上了更加真挚的笑容,“真不好意思,我不该提起来。”


“打扰了。”


“时代不同了,我也不是什么CCCP,抱歉了,基尔伯特。”


他站起身来,灯光重新接受了他,而伊万的脸依然埋没在阴影里,毫无表情。

评论
热度 ( 21 )
  1. 优质雪兔培育所elub虎鲸 转载了此文字
  2. elub虎鲸 转载了此文字
    啊♂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