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渴.雪兔本命.嗜痂成癖.好文多磨B)🇩🇪

Vielen Danke für Ihre Aufmerksamkeit .=)

莫向窗前种竹,先生要看西山。

9TWOZERO:

一九四五年,德国投降。

一九四七年,第四十六号法令颁布,正式取消普鲁士的建制。

但没有人曾经揭露,战争的结束是战争的开始。

一九四九年,西德和东德分别建国。

一九五二年,柏林正式关闭边界。

一九六一年,东德开始着手建造柏林墙。




基尔伯特走下楼梯,大厅里空无一人,侍卫和侍女们都不见了人影,就连平常那些爱谄谀奉承的大臣们也不出现,只有一个挺拔身影立在大厅,笛声悠扬,将他带入更深的梦乡。

“夜莺啊,夜莺,你不要唱,让战士们再睡一会吧。
命运使我们这样,还有人等我们回家乡。”

腓特烈的笛声变了调,过了一会儿基尔伯特意识到,那不是跑调而是换了一首歌曲,在社会主义的耳濡目染下基尔伯特逐渐学会了拗口的俄语,但习得一门语言并不代表他能容忍斯拉夫人吵醒他的好觉。

一把拍开斯拉夫人勾弄鬓发的手,基尔伯特忍不住大声训斥:“如果想要我再睡一会儿你就闭上嘴,别打扰本大爷跟啤酒团聚,还有土豆,还有……”

基尔伯特的梦里都有什么?或许有条顿骑士团、腓特烈、俾斯曼和德意志帝国……那些即使被记录在历史书中仍旧熠熠生辉的回忆,成为他战后日子里唯一的宽慰。这些伊凡都知道,他曾经观察对方的睡颜中嘴角的弧度,收敛了平日的嚣张,留下的竟然是一丝宽慰的微笑,恐怕现实不会带给他这些欢乐,现实剩下的……只有意识形态的冲突,东西方阵营的对峙,以及无数平凡人的生离死别。

“我知道你需要休息,但放着文件不管可不你的职责,东德人民还指望着你建设经济呢。什么时候他们不往西边跑,你就可以一觉睡到黄昏。”

波罗的海三国曾聚在一起讨论这个问题,一变成“老大哥”,伊凡就显得比平日里严肃好几倍,令人害怕极了,可怕极了。碰巧路过的基尔伯特这样解释:“这是‘社会主义唠叨’,一种新式思想武器。”然后又被碰巧路过的伊凡新加了碰巧出现又碰巧没人处理的一大摞文件。从那以后,波罗的海三国就再也不在走廊里秘密聚会了。

似乎察觉到基尔伯特随处乱飞的思绪,伊凡伸出手弹了弹对方额头。

“痛!你这蠢熊哪儿来的怪力。”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基尔伯特试图解释,“本大爷只是午睡了一会儿……”

话未必,一阵强风扫过窗外枞树锋利的叶子,太阳的余晖透过窗户照射到基尔伯特身上,一道道红色镰刀般交相辉映,还未来得及抬起手挡住眼睛,面前的斯拉夫人背着光,黑压压的一片遮了过来。

“喂你……”

“今天预定了行程,基尔不会连这个也没注意到吧?”

条顿骑士团与诺夫哥罗德公国相识的几个世纪后,基尔伯特依旧无法理解伊凡时不时孩子气的举动,将“一起散步”列为工作项目怎么看都不是一个社会主义大国会做的事情,但对象是伊凡布拉金斯基似乎就合情合理了许多。

波茨坦广场人烟稀少,战争的阴霾从未远去,甚至更强烈地笼罩在了此处,并且将要持续很长一段时间。柏林墙,东德称之为反法西斯防卫墙,蜿蜒起伏了数百公里,硬生生在德国的心脏上刻下一刀。勃兰登堡门就在他们的视线中,胜利女神雕像依旧美丽动人,只是少了一份令人敬仰的神圣,花环上的鹰鹫好像下一秒就要舒展开翅膀飞上蓝天。

在大部分西方人甚至是东德人眼里,柏林墙是囚禁人性的牢笼,一切出逃与背叛被视为追求自由。“一切为了生存。”建墙的时候,基尔伯特向前来视察的中央代表伊凡这样解释。最初只是不痛不痒的铁丝网,然后是真正的围墙加上无数边防和自动射击装置,如果没有这些冰冷的围障相隔,他也许就不会四肢周全地站在这里。即使是出于生存的意志亲自负责了柏林墙的修筑,那以后他也从未接近这堵墙。

伊凡举措背后的意义不明不白,基尔伯特狐疑地看着他,后者只是自顾自地走着路,半路还牵起了基尔伯特的手。

随着一声清脆的叫声黄色的物体在天际划过,等搞清来者何人,基尔伯特不禁露出惊喜的笑容。自从被划入东方阵营以来,社会主义优等生就像一个烙印,无时无刻不让他为公务而忙得焦头烂额,因此忽视了曾经时刻陪伴在身旁的鸟儿,重新相逢在绝对的意料之外。

见到了阔别许久的主人,它变得兴奋吵闹,还停留在伊凡的头顶上啄了数下。

“鸟儿都不待见你,知道你多可恶了吧。”基尔伯特得意洋洋地扬起下巴,毫不掩饰地嘲笑伊凡。

“它跟我已经培养了深刻的感情,这些天都是我在照顾它,等养肥了就可以让姐姐炖汤。”伊凡把手举在空中,雏鸟驾轻就熟地跳到人掌心,斯拉夫人的手宽大而柔软,小鸟显露出令人羡慕的悠闲姿态。

“我一直想告诉,却不知道该怎么说。最初是东德的士兵发现了它,本来自动射击装置会替我们处理,但是它太聪明了,还在墙角筑了窝。”

“它每天往返在东西柏林间,没人知道为什么。”

“不为什么。”基尔伯特捧起伊凡手中的那团黄色,小鸟尖尖的喙在他手心里戳了几下。一切都更加清晰,一切都更加明朗,身为军事国家,他兴于战争,亡于战争,没有人曾经揭露因为没有人比他清楚,战争的结束是战争的开始,而你只要在这之中发现一条不死的生命,战争就会停止。


“它只是爱飞,而且不怕死。”

评论
热度 ( 40 )
  1. 9TWOZERO 转载了此文字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