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普露本命.是个变态.好文多磨B).🇩🇪

🇩🇪🇷🇺

感谢你的阅读。=)
Vielen Danke für Ihre Aufmerksamkeit =)

他们俩的荒野。

(主站主要是雪兔二人)

APH/Jojo/UT/谜岚烟和基萌Markplier实况的独立恐怖解谜相关类型游戏

「雪兔组」星星勋章


.深夜爽文
.别想太多,我就只玩了两个梗,好好吃糖

借个梗:“Am Rand der Welt fällt Gold von den Sternen,Und wer es findet,erreicht, was unerreichbar war.

若想得到那世界尽头星星上落下的金子,追寻者必须踏入那无人涉足之地……”




两人沿着废弃和蜿蜒的公路走,在不厚的雪地上留下像狐狸或野鸡一样浅浅的脚印,偶尔攥着松枝挤进齐腰深的更厚的雪中,留下深深的一道行迹;偶尔路面结了太厚的冰,或是被冻结的沼泽/隧道吞噬掩埋,手电筒和路杖就能派上用场,但脚底和腰间难免隐隐作痛。



他们默不作声。从大吼到最细微的窸窣细语都可能引起雪崩,不注意脚下就可能滑进冰窟或是冻湖,要么就会在森林中迷路。基尔伯特追着星象,伊万摇铃,以免撞上冬眠前没吃饱于是跑出来碰运气的灰熊。铃声并不清脆,低沉喑哑,伴着呼出的挥发到大气中很快无影无踪的大口白气而凝固,让大个子不得不持续摇铃,以缓解四顾茫然的紧绷。


他们会在巨大无名的纪念碑和高耸的军.用设施前伫足。那时一切都会沉寂下来,伊万仰视,基尔伯特掏手机拍照,白光一闪。接受卫星定位的巨大白色圆盘,凸出地面的大概是核.设.施的入口,断了大半露出银灰色骨骼断面的通讯塔,甚至有些因新雪被风刮干净的地面露出了机场地面荧光涂标。大部分设施披着积满灰尘的墨绿帆布,像冻僵的老兵尸体,是否仍在使用也不尽然。机密。他们尽量不去谈论它们。



此行其实是为了拾陨石。那些石子黯淡锐利,只有截面带着彩虹般的反光,和普通的戈壁上的石块难分你我。基尔伯特碰响,对着紫外灯照照,扔进挎包。伊万也偶尔递过去一块。渡鸦在雪松顶大叫。



肥啾躲在伊万的围巾里发抖。贴近缢痕的肌肤能感觉到小鸟微弱的体温。伊万很担心它,僵着脖子时不时理理围巾。笼子关不住它,毕竟是基尔伯特的鸟,只能尽量挡挡风,哈哈气。基尔伯特似乎完全不担心它。

“没关系的。死不了。”

伊万嗤之以鼻。



夜空镶满星星,在哪儿能听见宇宙模型装置转动的摩擦声,贴近心脏的频率,一旋就有灰尘落下来,那就是雪片。没有避风处。青年们斜着身体平衡风力。再不找到大路,难免被风雪湮埋。


再撑一下。


有路也并不轻松。伊万站着不动了。基尔伯特走了一百多米,远远地回头,再踉跄着走回来。冰不断地堆积。


这过于荒诞无稽了。他没有理由跟基尔伯特呆在这儿。类似情感的冲击在肋骨间澎湃,可能是冻住了,没法上行。



走过来了。只隔几十厘米,伊万盯着他,而基尔伯特摸摸下巴,想了想,掏出一粒陨石,像授予勋章那样举着手走向伊万。


真正让他惊诧的是基尔伯特的神情。严肃,兴奋,庄重和嘴角一丝难掩的得意,他把“勋章”授予了他,就像千百个他们熟稔的仪式那样,别在他的心脏附近。肥啾伸着小脑袋好奇地看着。


伊万想知道这玩意儿怎么别上去的,但当他的手指触碰的那瞬间,星星开始发光,十分明亮而温柔的白光,不刺眼,就像每一枚精心设计,冶炼,涂色和塑封的勋章一样。

指尖还是很扎。

不过基尔伯特给了他一枚星星的勋章。
发光的星星。




伊万想找点词儿来说,他看看基尔伯特的红眼睛,理理围巾,又看看星星,再看看天上的星星。和所有真实的星辰一样,勋章熠熠生光。

……

刮风了,两人禁不住微微弓起身。星光在北风中仍旧璀璨,只是似乎摇摇欲坠。




伊万憋了半天。

“………别把我当小孩子看啊。”他说。

这根本不是他想说的。呃。好吧。


基尔伯特反而故作神秘,只是笑起来,左手把那些荒草般金黄的的头发用力揉得更乱。把伊万的脑袋揉得不得不低下来。

可是,我配不上。伊万的心说。它十分悲哀。


蚌对于陨石般锋利的异物会分泌钙质包裹成珍珠,但他的心做不到,血管里那块锋利的锈铁皮样的悲哀只能被越磨越利,不断划破他的心室,让心脏在细微的伤口和苦痛中越跳越慢,又完全停不下来,连同整个胸腔一起红肿起来,渐渐窒息。人并不聪明。



他配不上。

但他拥抱了基尔伯特以示感谢。星星硌痛了两人的心。它仍然明亮。基尔迟疑一下,后退一步。他突然坏笑着重重的拍了下伊万的双肩。



又出发了。他跟着基尔伯特的脚印,向上跋涉,看着基尔伯特坐下来,从包里掏出陨石轻轻放在星盘上,像放飞鸟儿一样让彗星划出轨迹,划过天际,应手而逝,他想起彗星群来临时他还剩几个愿望。其中之一很快就实现了,因为他现在可以在基尔伯特的肩头打个盹儿。走累了,太累了。而白昼正在挣扎着出世,呼呼大睡的伊万恰好错过了有最美的彗星群和霞光的破晓,基尔伯特看看他,再看看画布似的天空,那枚星星勋章的光始终没有减损。

end.

评论(4)
热度(32)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