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普露本命.是个变态.好文多磨B).🇩🇪

感谢你的阅读。=)
Vielen Danke für Ihre Aufmerksamkeit =)

APH/Jojo/UT/谜岚烟和基萌Markplier实况的独立恐怖解谜相关类型游戏

不要看我的简介了,快去看jojo!10月黄金之风TV化!

莫向窗前种竹,先生要看西山。

(主站主要是雪兔二人,微量猹羊XD)

元初的故事

.重发


浪潮不断扑打黑石做的峭壁,让那轰然隆然的壮烈呼喊声响彻在天地间——尽管冬天的海没那么有力——让人心随之澎湃激荡的力量是足够了。少年只是沉默不言,谛听那自然唱出来的歌,将两腿齐齐挂在空中,凝望着海对岸的某个点。空气中悬浮着无数细小的水珠,皮肤本来很快会为那湿度夺去热量,不过他似乎对此以及单薄的麻布衣服不以为意。是啊,敢于在这个天气来到这里的人,绝不可能在意寒冷这种小事。


"诺特。"

少年回头,看着另一位身着白色长袍的青年也来到他身边并排坐下,望向片刻前少年目光所及的最远处。
"主,这里危险。"诺特说。

“叫我伊,就像以前。再说你每个冬天都来这里坐着,有什么危险的?”

“……伊,冬天岩体松软,我们俩迟早都会掉下去,挂在岩角上。”

“那你知道还坐在这儿?”

“我在想老酋长。”

诺特在眺望他的故乡;离这片土地不远处的一个海岛,那里没有'冬天',阳光从来不会跑开。男人们出海乘独木舟打鱼,女人们采摘椰子,采集树皮、椰子和蘑菇,纺织,养一种特别的羊。孩子们聚在瀑布边,在每天水势最小时(水势一大鱼都会飞起来)争先横渡,磨炼胆量与技巧,第一名会被称作“库卡”。(勇士)至少今天之内,他会是孩子们的“国王”。

晚上夕阳漂浮在海面,大家会聚在篝火边谈论一整天的劳作、见闻、或是一直口口相传的故事。他们的先祖逃离了被奴役的命运,在大鸟的带领下来到这座岛。故事的重点从来不在于渡海的艰辛亦或是鸟的伟大,又或是海岛生活怎样接近仙境,他们只是一遍遍强调着被奴役时的禁锢与对自由的渴望。不,他们的语言中并没有“自由”这个词,但这个概念早就和雨水渗入溪流一样渗入他们的心中。



令诺特的上一辈人没有想到的是,他们传说中“主”的后代真的能回来再次用锁链锁住了他们的手脚。伊的主群早就把过往抛向了脑后,只是靠着莽撞,火药,疾病和毒品来寻找劳动力。毫无疑问,这次上天把宠爱倾注向了另一方。

在男人们屈辱地排成一列从舱底鱼贯而入时,老酋长不顾年老的“乌多”们(女性)的劝阻,颤颤巍巍的拄着手杖,来到他们面前。大家知道他想要嘱托些什么,却也没法忽略恶魔般的“图瓦”(伊的种族)即将喷出毒液一样的眼睛。


“如果老酋长有什么不测,我们所有人一起死。”男人们的眼睛说。

“孩子们,我在瀑布那头等你们。”老酋长说,似乎用尽全身力气。

“图瓦”倒是听懂了,不过还是一脸莫名其妙。


大船启航了。海岛一再缩小,只剩一个点,逐渐消失。




尽管作了奴隶,诺特的种族还是从未失落自己的语言,和自己的传说。农闲时他们会来到这个悬崖,遥望海岛,对诺特那么大的孩子们讲述一再一摸一样的故事。

伊也听了很多遍,但他从未打断诺特的口述。

“伊,我印象最深的只有老酋长。在英雄和斗争的故事里,他从来没有出现过,却因为这一句话把我们一直系在一起。他是一个平庸的人,我却始终记得他。“图瓦”能打我们,杀掉我们,指使我们,却们办法禁止我们的心变成狮子,变成鹰,变成鲸鱼。”


伊没有答话,只是一直看着那只徘徊在深灰色海面的海鸟。那点银白丝毫不畏惧被波浪涂抹覆盖。

"还有这个。"诺特从口袋里掏出一块石牌的残片。

“我的父母从来没告诉我,“图瓦”们也应该没告诉伊,我们曾经抵抗过。”少年深深的闭上了眼睛,仿佛汲取了当时的悲壮,“男人们一个接一个排在这悬崖边上,跳进深海。没人浮起来,也没人说不。”


"像传说中的旅鼠那样?"


“是的。”诺特依然闭着眼睛。“石牌对于我们来说就像巫符对“图瓦”那样重要,除非是生死之间的大事,没人会摘下,也不可能会摔碎。所以一定发生过那样的事。”


伊咬了一下唇,“……诺特,我带你去瀑布那头。”

诺特只是瞪大了眼睛,一脸惊愕。

“我厌恶我出身的种族……什么时候想要逃离,记得带上我。”伊语气轻松,神情认真。

“…………主会杀了我的……”

“诺特你……”伊突然望天苦笑。“老爷想立他的私生子为继,我母亲睡得太早了,我就是个摆设。……只要能逃跑,到哪儿都好啊……”

诺特没说话。

“我知道你们的话里没有那个词,但你们从来都只为自由而活。”伊握紧诺特冰冷的手,“诺特,作为我唯一的朋友,答应我我们要到瀑布那头。”
“……好。”诺特回握。



风托起了伊的头发,他投射在远处的目光那样清澈而坚定。

诺特因为那其中的东西而不由得点了头,但他并不相信。

海浪因风而加强了它的呼喊声,悠长而不能抑止。大海知道,未来会有一个异族的青年拿过红柳的手杖,带领“梅古”(诺特的种族)奔向比摩西穿越沙漠更漫长,更波澜壮阔的奔向自由的旅程。而那个怯弱的少年,将会拥有挖出野兽内脏的勇气和力气。

也许是老套的故事,但是那颗狮子的心,永远都不老套,也永远不会老去。

只是目前,海水依旧会在原地扑打,每滴水都会在圆圈内打转。

直到那天。
直到那天,没有彩虹,没有割海成陆,没有奇迹,但他们必将奔向自由。

end.

评论(1)
热度(4)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