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普露本命.是个变态.好文多磨B).🇩🇪

感谢你的阅读。=)
Vielen Danke für Ihre Aufmerksamkeit =)

APH/Jojo/UT/谜岚烟和基萌Markplier实况的独立恐怖解谜相关类型游戏

不要看我的简介了,快去看jojo!10月黄金之风TV化!

莫向窗前种竹,先生要看西山。

(主站主要是雪兔二人,微量猹羊XD)

等心停



油管上有很多直播,不乏有一部分形式很古怪的。

伊万找到了一个直播心跳的房间。配图只有单一模式的心电图式波形动画,而主播的声源确实是实时的,早间晨练的激烈,午休散步的平静,深夜甚至能从波形想象到一丝安然无忧入睡的鼻息。他怀疑过那是心率不稳病人或是老人的小聪明,以便及时求救,但那无疑是一颗温暖而强健的心脏,偶尔,很少还可以听到心跳外各种游戏的激烈枪声和各种特效。简直荒谬。

他也懒得关心那到底是专业医疗器材还是从手机监测app中输出的音效,只是聆听而已。但是半梦半醒间,他总是无法赶开将刀刃滑入这颗心的心肌的想法。悄无声息地一下子没进去。那当然只是幻想而已,假设无法杀人。但他默默期待这颗心的最后一拍,就像期待新闻的结局。也就是说,他也一样荒谬。伊万笑了。


那个黄昏,除心跳之外还传来了强烈的风声。伊万关了窗子,重插一遍耳机,确认那是另一边的风声。好大的风。
“老兄。别急着走。”沙哑的声音先用德语,再用英语说了一遍。“都听到这儿了,你难道不想听最后一拍心跳吗?”

伊万吸了了一口气。
“本大爷叫...叫基尔伯特。”主播在心跳频率间咳了几声。“总得有个由头好称呼。 这里在山顶,很高,具体海拔不明,但这个悬崖掉下去必死无疑。不过本大爷还是更希望扭断脖子,干脆点。 ”

沉默,伴随着一些信号干扰,伊万走到抽屉边想找带话筒的耳机,但他其实没法和那边通话。他停下来。

“请别报警...没关系,多半会当成登山事故之类的,每年都有。”基尔伯特说。“来不及录下来了吧。也没什么特别的理由和遗言,无法抵达的目的地,再也回不去的荣光,永远失去的幸福。作为一个一直聆听心跳的人,大概也会有所感受。”

呃。一点不错。
“本大爷喜欢树,也喜欢鸟。蹦极的感受很棒,所以跳下去也毫不可怕。像是飞行。你听到现在,谢谢。”

我也想飞起来。伊万说。他才想明白一直渴望停下的是自己的心脏。
“作为回报,那么你就不可以自杀了。就是不可以。”基尔伯特好像在吐舌头。“太阳下山后,总有街灯亮起来。帮本大爷发光吧。”
啊......
荒谬的事终将发生。一定会发生。

风声。十秒左右。巨大的噪音和撞击声。心跳从鼓声一样的剧烈到戛然而止。
伊万遗憾地放下耳机。不是因为同理心,而好像完成了一个倒霉的约定一样,他看见秋日的西风落阳和斑斓尽染的层林,每棵树的落叶时间都不一样。还有飞走的什么东西。最后一拍搏动敲在耳膜上。真是珍贵。

他被没收走了一部分的心。这当然没经过他的同意。无可替代的宝物碎裂,人难免不满。

“晚安咯基尔伯特。”他躺下。梦不会再来了,无论美梦噩梦。

评论(2)
热度(51)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