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普露本命.是个变态.好文多磨B).🇩🇪

感谢你的阅读。=)
Vielen Danke für Ihre Aufmerksamkeit =)

APH/Jojo/UT/谜岚烟和基萌Markplier实况的独立恐怖解谜相关类型游戏

不要看我的简介了,快去看jojo!10月黄金之风TV化!

莫向窗前种竹,先生要看西山。

(主站主要是雪兔二人,微量猹羊XD)

雨 дождь



“嘿。”


伊万推开四处渗水的毛巾,露出一只眼睛的紫色往外看。和之前的雨一样。他脑门上全是水,浑身都是黏糊糊的冷汗。现在好歹能有力气坐起来斜靠在床头。他想喝水。

他什么都看不清楚,随着眼前起舞的黑暗不由得开始慌了,乱摸的右手摸到另外的手。

“是本大爷。”
是尤利娅。

他靠着想象补完了她的轮廓。那只手递给他一个杯子,伊万皱着眉咽下里面的水。水有股怪味。

“喝完了就躺好。”尤利娅贴近他时身上溢出一股香味,不是香水,是活生生的女孩的体味,他急切地渴望尤利娅给他一个吻。是因为害怕,他想要立刻确认那柔软的唇瓣和面颊,他想要安心。

尤利娅真的吻了他的脸,并且抱住他的脖子。他静静的感知对面那份心跳和__的圆润紧实。

尤利娅。

“那你为什么要跑去淋雨?明明没碰酒。”她放下他,让他躺好并给他掖掖被角。

噩梦。
“我梦见你从楼顶跳…掉下去了。”他简略的说。“以及被炸烂,被……”

他能更看清一点了,但他看见的是趴在床边尤利娅眼里的好奇,她总喜欢这种故事。

“没什么剧情。”他改口。“只是我很难受。很伤心。我就没打伞。”

“这么简单?”
“是啊。”

雨不需要理由,但他去淋雨是因为他想哭,死亡和毁灭的阴云总是萦绕在他的爱身上,这诅咒无可解脱。

“本大爷已经死了。”
“跟这没关系。”他断言。“我就是想哭。”

“真有意思。”她笑他。

尤利娅不会走开,会守着他直到他睡着。这是两人的约定。他握着尤利娅的手,抠抠掌心。窗外的雨仍不间断。他想,他的心也会上亿次流失,散开,直到她的幻象消失。

评论(1)
热度(21)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