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普露本命.坏得流脓.好文多磨B).🇩🇪

🇩🇪🇷🇺

Иван×Гилберт Gilbert×Ivan

感谢你的阅读。=)
Vielen Danke für Ihre Aufmerksamkeit =)

*特别容易得罪同担

JoJo/UT/谜岚烟、retoruto和Markplier实况的独立恐怖解谜相关类型游戏/克系(这些在小号@诡异物品寄存处)

戳鲨鱼鼻子

几年前的海洋馆游记。

这座所谓的海洋公园毕竟是以寓教于乐为主的,小东西们能玩得很开心,但科教性弱得多。利益优先嘛,谁还会去管什么保不保护环境?

海象和海狮纷纷以惬意的神情或徜徉水中,或卧于石上;之前就在奇怪有人上述动物园虐待动物,剥夺动物自由,却没有人愿为鱼的自由义愤填膺。也许是因为鱼是面瘫,没法从表情上看出悲喜。海底是基本上没有声响的,有都是人类理解之外的,"海底自有海底的流动方式"所以,我们好像不能对"鱼权"说三道四。

海豚和鲸们却十分聪明。不过算数顶球起跳拉船之类的把戏已经玩腻,要在这里看不如去马戏团,因此这里想说的是它们和饲养员间的互动。一只体型较大的海豚跃在岸上,直到一旁的工作人员拍了它的头,搔搔它的鳍周围,才满足的跃入水中。

观赏的玻璃与表演的水池相连,兴许是训练所致,海豚与白鲸会刻意来到玻璃面,供观赏者合影亲近,但它们又时不时将头浮出水面,长久的"站在"水中。固然疑惑过呼吸所需时间不会如此长,观看表演时才发现白鲸们在和着观众席上的英文歌鸣叫。悠扬悦耳,神态可掬。不明白它们是否会去听勃拉姆斯,但音乐至少会在哺乳动物间引起共鸣。

海底隧道和直肠长度有得一拼,群群黄色小鱼为了减轻鳐鱼负担似的托起其双翼,不,不如说是一大群人想要在一把小得可怜的伞下避雨一样焦急混乱。即刻另一条腮部被啄了个大洞的鳐鱼想控诉什么似的出现了。



然后在鲨鱼馆出了问题。

两个潜水员滑入了池子,像捡一沓纸似的捡起了平鲨,往其嘴里塞了几条小鱼,随后向脸贴在玻璃上的游客们展示了其笑脸——不过是鼻孔与嘴唇组成了一个: )

大家纷纷发出赞叹之声,此时又有四幅橙色比基尼滑入水中。海女的传说至少在美学角度有一定真实性。
潜水员之前用鱼穿在签子上喂过的虎鲨(和背上的䲟鱼自成一体),此时向女子们游过来。(鲨鱼没有腮,只能靠一直游动来让自己不往下沉,何况比基尼们又在它必经之路上)也许是为保安全,潜水员就用那根竹签,戳着它的鼻子想将它赶开。(和人一样鲨鱼口鼻部神经密集,便于侦测猎物)可能是激怒了它,可能是水中有血味。这条鲨鱼突然加速游动,咬住了最左边的女子并撕扯,蔚蓝的水中血像一团红云一样弥漫开来。

游客们纷纷尖叫,迅速起立又跌倒,还剩下的三个女子像火箭一样窜上水面消失。陷入恐慌的人群四处冲撞,如同潮水拍打。我有些恍惚,双手静静抓紧栏杆,凝视着这一切。

血腥激醒了缸中所有鲨鱼,纷纷扑上前去吞噬;两个潜水员自知不妙,也一溜离开水中。只剩下可怜的女子,只有一团鱼在撕扯剩余的肉块。内脏一览无余,秽物也扩散到水中,人体的肌肉与骸骨竟和大鼠标本相差无几,这很是使人诧异。鲨鱼左右摇晃脑袋,撕下肉块吞入腹中。内脏一销而空,只有尚未吃饱的小鱼(人头大)在撕扯不易吃掉的肉。

之后水慢慢清澈。

只有女子的头连同尾巴似的一小截脊椎沉在砂砾上,脸上的表情还是美丽的微笑,只是表情略有惊疑的影子,剩余的或被吃空或卡在珊瑚间。

我慢慢放下握住栏杆的手,手心早已发红。在逐渐黯淡的视野里,两个潜水员的脚蹼和一只水母一起飘飘忽忽。


于是,请别戳鲨鱼鼻子。

评论
热度(6)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