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渴.雪兔本命.嗜痂成癖.好文多磨B)🇩🇪

Vielen Danke für Ihre Aufmerksamkeit .=)

莫向窗前种竹,先生要看西山。

烏云:

下雪了。

基尔伯特的眼睛盯着窗户,街道外面飘扬着的白色雪屑使得那一幢幢房屋都变得模糊不清,窗户边缘已经堆上白皑皑的积雪,同时玻璃也覆上了一层细薄的冰霜。

肥啾冻得瑟瑟发抖,在他上衣的口袋里缩成毛茸茸的一团,像个看起来手感颇好的黄色绒球。

基尔伯特拨通了电话,另一只手伸进口袋里抚摸着肥啾,这个小家伙已经睡着了。电话响了几声后接通了,那边传来了伊万疲惫的声音:“喂?”

基尔伯特换了个姿势靠在桌子上,另一只手端起一旁升腾着热气的热咖啡,一时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于是电话这边的他依然缄默不言。基尔伯特又望向窗外的白雪。

电话那头的伊万也保持沉默,他难得地耐下心来等待着这边的答复,此时安静得可以清楚地听见电话那边的人呼吸的细微声音,温柔地滑过敏感的耳膜。

“……晚上好,”基尔伯特想了半天才憋出一句话,接着他又看了一眼窗外的雪,继续补充道,“柏林这里下雪了。”

……

那边的人似乎是轻声笑了笑。听着那些窸窸窣窣的声音,基尔伯特可以想象出伊万在听到他的话语时是如何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连那双好看的紫眸里也含着像这样温柔的笑意,然后放下手中的那支黑色钢笔,站起身推开了椅子,一手捧着电话一手扯着电话线走到窗边,垂眸望向窗外的街道,嘴角含笑地对他低沉地说道:“……晚上好,莫斯科这边也下雪了。”

基尔伯特噎住了,他还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口好。他想对伊万说句圣诞快乐,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伊万也不会再去在意这些了,但他就是说不出口。

“记性真差。”伊万突然说道,话里的笑意依然掩盖不住,“我的圣诞节不是今天。”

不,我知道。基尔伯特在心里默默反驳。

伊万突然叹了一口气,轻声对他说着,语气里满是无奈:“圣诞快乐,小基尔。”

“……圣诞快乐。”基尔伯特说道。

然后电话被挂断了。

糟透了。基尔伯特懊悔地想。

评论
热度 ( 72 )
 

©  | Powered by LOFTER